乒乓球底板品牌的由來

中國是乒乓球大國,在市場上流行的乒乓球拍有近百個國內外品牌、近千個品種。其中有許多質量穩定、性能良好的知名品牌。
早在五十年代上海生產的“順風”牌乒乓球拍曾經是許多運動員追逐的目標、據說這種球板是無意間用了從東南亞進口水果包裝箱留下的三合板制作的,因此它是一種六層木夾板的球拍。由于無從知道“順風”底板的木材是如何處理的,所以許多廠家和研究機構雖然千方百計仿制,卻始終未能克隆出與之性能一樣的球板,因此市場上就有了“老順風”和“新順風”之說。由于“老順風”已成“絕版”所以留下許多“故事”,曾經是26屆至28屆世乒賽男子單打三聯冠的中國前世界冠軍莊則棟,據說在他少年時期的一次參加比賽前夕,正在為沒有一塊合適的球拍而苦惱,當時第一屆國家乒乓球隊的元勛梁卓輝將自己的一塊“老順風”球板送給了他,自此在莊則棟的成長過程中留下了“老教練雨夜送球拍”的佳話;第32屆世乒賽男單冠軍郗恩庭曾經在上海老城皇廟舊貨市場上購得一支“老順風”,如獲至寶的他一直保存在自己身邊,可是終于被弟子江嘉良“借去”不還,并幫助后者圓了世界單打冠軍之夢,“一支球板兩個冠軍”也成佳話;在99年成都體育博覽會上,中國乒乓球器材的龍頭老大“紅雙喜”展位之前布置了一個精致的展柜,里面卻放置了一支十分陳舊的球拍——這是前世界冠軍有魔術大師之稱的張燮林用過的長膠粒球拍,據說也是一支“老順風”底板,這一獨具特色的布置在博覽會上成了一個景觀。那個時代比較出名球拍還有廣州出的“三線”、“文聯”等。由于當時生產廠家多是制作貼好膠皮的成品拍出售,所以并未對底板給予足夠的重視,每批生產球拍底板可能都不一樣。運動員偶然得到一支好用的球板,總會愛不釋手,如獲至寶。那個時代工廠生產球板和在市場上購買球板都處在“自然”階段。
1961年第26屆世乒賽在北京舉行,這是新中國舉辦的第一個世界比賽。為了籌備這次比賽的器材,在全國范圍內組織了科技攻關,“紅雙喜”乒乓球、球臺、球拍從此知名天下。那時候市場上才第一次出現了中國自己的“反膠海綿球拍”。記得當時的市場零售價大約在10至20元左右,可以說是高檔商品中的精品(因為此前的球拍一般都在5元以下)。從那時起上海的紅雙喜廠就開始了對乒乓球底板的研究與開發,經常見到他們辛勤的身影——帶著新開發的底板和工具到國家乒乓球隊、省市專業隊去請運動員試打,如果發現拍形、握柄或重心不合適,他們會當場拿出銼或鋸進行修改。后來為中國乒乓球運動立下汗馬功勞的紅雙喜032型、016型等底板就是這樣產生的。那時候要在市場上買到一支這樣的底板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只有專業隊才能訂購這些球板。球迷們如果能通過朋友關系得到一支運動員用過的舊球板都會欣喜萬分。
70年代初,著名的“乒乓外交”使我國的乒乓球運動又迎來了蓬勃發展的春天,“亞、非、拉乒乓球邀請賽”、“中、外乒乓球邀請賽”連續在北京舉行。“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口號深入人心,許多第三世界的朋友即使乒乓球水平很低,但是為了友誼他們都會接受邀請,不遠萬里來到北京。天津的“友誼”牌乒乓球拍也隨之賣的如火如荼,并且漂洋過海銷到了全世界。
80年代我國進入了改革開放的時代,到了90年代以后市場上的乒乓球器材開始多了起來,消費者開始有了更多的選擇。就乒乓球底板來說國外的著名品牌如:日本的蝴蝶、TSP、亞薩卡、尼它古,瑞典的斯迪卡、班達、阿瓦拉,德國的多尼克、提巴、陽光等從那時開始紛紛涌入中國,他們都想在中國這一世界最大的乒乓球市場上占據一席之地,否則就無法成就他們真正的“品牌”之夢。這時候國內的企業由于受計劃經濟體制的影響動作比較遲緩,產品單一,做工粗糙,跟不上市場的發展與需要。其實早在80年代中期,快速弧圈球技術已經逐漸成為世界乒壇的主流,可是國產的底板依然是老樣子。記得一個中國教練到國外教球,把自己帶去的國產“名牌”底板送給當地的少年運動員使用,卻十分尷尬地遭到了拒絕,細問才知道對方認為這些中國底板太重、太硬不適合打弧圈球。我們的教練在訓練弧圈球時也感到:用國產底板連續拉球時,其拍形必須十分前傾,然而過分前傾的拍形又會直接影響與快攻、扣殺的結合,使弧圈球與快攻球技術的結合運用十分困難。90年代初瑞典的一家著名企業希望進入中國市場,主動為中國運動員設計了五層和七層的兩種底板。由于他們自己也沒把握獲得成功,因此不敢貿然使用他們自己的品牌,于是就起了個新名字“阿瓦拉”,并注明為中國國家乒乓球隊使用,當然用好了這個品牌會一夜成名,用不好也不會影響他們自己。沒想到由于這款球板結合了中國運動員的特點,又加入了歐洲人對弧圈球技術需要的理解,居然一炮打響。由于國產底板長時間拿不出相應的產品,從此逐漸退出國家乒乓球隊和省市優秀運動隊這一主導陣地。
直到90年代中期以“郗恩庭”牌為首的新興企業才開始邁出了較大的步伐,作為該品牌的創始人之一,我是從教練生涯中體會到底板對技術的重要作用的。70年代末筆者偶然得到一塊進口包裝箱板,一時興趣拿來做了兩支橫板,由于不滿意當時國產拍柄式樣的千篇一律,還特地參照圖片將拍柄做成“收腰”形。后來這兩支底板都送給了當時的北京乒乓球運動員藤義,就是這兩支底板壞了再修,修了再用一直伴隨著他進入國家隊,奪取了全國冠軍、亞洲杯冠軍、世界杯冠軍和世界錦標賽冠軍。為了防止丟失,他的教練總是特地為他保存另一支底板。當他手上的底板用壞了,教練才會將保存的另一支拿給他用,并將損壞的拿去修理。也因為這支球板的珍貴從此激發了我研究球板的興趣。《郗恩庭》牌底板是國內首次以性能與價格劃分的系列產品,而在此之前底板的研究與生產多是為滿足運動員的需要,沒有為滿足市場需要的產品。“郗恩庭”牌底板不僅推出了適合進攻、全面和防守等不同技術類型的產品,開發了收腰、長斜、葫蘆、長直、短斜、短直等多種款式的拍柄,而且還根據市場承受力分為若干不同價位,并開始了用不同染色的拍柄來美化底板,由于它是率先順應市場經濟規律的產品,雖然還有許多不足,但還是很快地登上了國內市場份額的榜首。《郗恩庭》品牌的興起啟發了國內眾多廠家,從此市場上的國產球板種類日趨豐富起來。
長時間以來,由于受材料、工藝的局限,國產底板的外觀總是沒有價格不菲的進口產品漂亮。為了改變這一狀況,香港在秦皇島投資的金棕櫚公司利用它們獨有的優勢率先引入進口染色彩木來裝飾他們的產品。將國產球板做的可與進口產品比美,從此《拍里奧》也成為中國乒乓球器材中的知名品牌。
市場上另一個品質較好的球板是“銀河”,由于它的創始人韓國華先生是原《友誼》球拍廠的退休工程師,精通工業化生產工藝,再加上他們又是鄉辦企業體制,所以不僅生產的球板質量較穩定,并成本低廉具有價格優勢,而且對市場的反映比較靈活,在眾多球迷中也很有市場。
但是應該說在九十年中期,由于眾多進口品牌涌入中國市場,并且占據了高檔球板的大部分市場份額,而相對那時候的大多數國產品牌在其開發與生產方面都還處在初級的模仿階段。不僅在木層、材料、結構上模仿進口品牌的五層、七層、而且在外觀上也極力模仿人家的拍形、柄色,有的甚至連包裝都做得與之十分相像,希望能迎合市場上追逐洋貨的風潮,以此保住自己市場的一席之地。曾經有一個大廠家為了奪回失去的“底板”市場,特別聘請了某林業學院的研究生來幫他們開發產品。當他們將新研制的幾款底板拿來北京試打時,人們看到的幾乎是與進口底板一樣的結構和材質,當時這位研究生斷言說必須用進口的材料,因為中國的木材不行,仿制之風由此可見一般。
這種局面直到九十年代末才有了明顯的改觀,40毫米大球時代的到來極大地激發和豐富了國內各廠家開發新產品的熱情和想象力。在2000年長沙體博會上,許多廠家為了大球推出了一些列的新產品。底板的木層結構也由傳統的五層和七層發展為九層、十層甚至更多。其中一貫注重性能質量的國產知名品牌《世奧得》開發出的RG系列底板尤為引人注目,因為RG系列底板不僅有全面針對大球特點的明確技術設計,而且是世界上第一個加入了三層不同纖維材料的高性能產品,開創了在球板結構上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時代。RG系列球板進入市場后經常供不應求,受到專業和業余選手的廣泛好評,并出口到日本與國際大品牌同臺竟價,再此見證了“民族的就是國際的”這一真理。
用做制造底板的天然木材的確實各有不同的物理性能,國產材質真的做不出適合高水平專業運動員需要的球板來嗎?在這方面世奧得《龍之劍》做了大膽的嘗試,經過反復的試驗與篩選最終開發出這一款全部選用國產材質的高性能專業底板,并將它取名為《龍之劍》。當它被拿到國家乒乓球隊和部分省市運動隊的專業運動員中去試打時得到的反饋是:“其性能完全可以與進口的名牌底板相比”的高度評價。這樣我們又有了一條就地取材為自己的運動員制作“精良武器”的途徑,當然我們也可以毫無技術障礙地向國人、國手推薦“國貨”了。
面對市場上令人眼花繚亂的眾多品牌,看著國手們手中精良的“洋槍、洋炮”,以及被世界冠軍們的超人魅力所吸引的眾多追星族和模仿秀。為自己選擇什么樣的底板始終是一個困擾的問題,有位年輕的球友曾向我傾訴選擇底板的困惑:他拿著一位前世界冠軍簽字贈送的進口底板,并高價選購了兩片炸彈牌的進口海綿,可是打球卻發不出力,打不出速度,花了不少的錢,鬧得挺窩心。 殊不知專業運動員不僅都是經受了過長期艱苦訓練,具備良好的專項素質,這是普通人無法比擬的,而且他們在每次練習或比賽之前還要在海綿上涂抹多層快速膠水,利用膠水所含的溶劑揮發氣體使海綿微孔在短時間內充足氣體,從而大大地提高了球拍的彈性速度。一板球迷、愛好者大多數都不具備上述條件,所以即使選用世界冠軍全套的配置也只能落得個“相似就是不是”的結果。更何況進口的底板大多是根據外國人的使用反饋長期發展起來的,民族不同、打法不同、習慣不同,對底板的要求也會有不同的側重。 筆者認為還是應該根據自己的特點選擇適合自己的底板,才能充分揮灑屬于自己的風采。而盲從最多只能成為一個發燒友。
黨的改革開放政策帶來了市場的極大豐富,現在的市場上可以買到國外十數個品牌的產品,以《蝴蝶》等品牌為首的日本產品,他們的特點是較多選用日本特產的會木和亞洲桐木等東方材質,直板做得比較厚,對底板的素材選擇比較重視,率先推出多款加入了碳素、芳基等特殊材質的產品,這些都代表了日本制造業與世界結合過程中對乒乓球底板的認識。以《斯迪卡》等品牌為首的歐洲產品,他們的特點是較多的選用北歐和非洲等地的木材,板體較薄,對球板的工藝和結構更加青睞,如空心拍柄和用紫外光照射增加硬度等,這是歐洲人對于世界碰撞過程中對乒乓球底板得出的結論。當然隨著國際經濟一體化的進程,歐亞產品也在相互借鑒相互融合。歐洲的新產品中也開始選用桐木、而日本的產品系列中也包括了不少歐種類型的品種。相信不久的未來中國的產品也會以自己對世界乒乓球運動的全方位的認識自立于世界乒乓球底板之林。

下一條: 乒乓球拍的膠皮分類
上一條: 碳素纖維乒乓球底板性能
聲明:此文內容來自互聯網,不代表愛乒乓網觀點和立場。若發現內容有所不妥,請盡快聯系愛乒乓網撤掉本文。
優個網
重庆时时可可计划